11090706

【方王】你是我的繁星(下)

温言L:

*陈年老坑,胃病梗,狗血又肉麻


*全文字数:10413
*番外有个像家长一样的上司是什么感受


方士谦很难讲他推开门的那一瞬间心里是些什么滋味。
单间里很暗,也很安静,好像唯一的一缕呼吸和光就是从他打开的这道缝里透进去的。

他有想过很多他和王杰希见面的场面,对方大概会温柔的笑着,看起来比前些年更加谦和。他也许会和自己拉拉家常,先给他杯水让他坐下来休息休息,等训练结束了再和他一起回家,路上问他这段时间过得怎么样。

真没想到是在病房里,他被埋在白色的被子里,光从门缝射进去,只能照亮覆盖着他的被子的一角。

王杰希是个很好的恋人,但他其实在恋爱上的经验少的可怜。以至于方士谦最开始不知道王杰希到底是独独和他如此合拍,还是无论是谁,他总能当一个完美的好情人。
直到魔术师封印,微草新的王朝拉开序幕,方士谦才知道这个小队长在配合和迁就上有着异于常人的天赋。

那时候他还是有些惶恐的。他身为一个优异的职业选手,也知道打荣耀和谈恋爱是不一样的。为了团队王杰希也许需要配合,需要隐瞒遮去自己的锋芒,但是方士谦不希望他在恋爱里还是这样,他希望他能够毫无保留的把自己的脆弱和不开心表现出来。

当他推开医院病房门的时候,他知道王杰希终究还是没法如他希望的那样,自愿的脱掉圆润坚固的铁衣。
所以上天公平,赐他一场病,也赐方士谦一个回国的机会,让他知道,他的恋人需要他。

他轻轻按下门的把手,从里面把门重新关上,唯一的一道光又渐渐被吃干净了。

他做贼一样小心翼翼踮着脚尖走到床边。不敢坐在床沿上怕吵醒了睡着的人,就蹲在床边,刚好能最近距离的看清他的脸。

他总是想,王杰希大概就是走出半生,归来仍是少年的人。他少年老成,遇事冷静又沉着,总是想着别人,就好像从来没有所谓轻狂的少年时,但其实方士谦才知道,正是他这个性格,所以留在王杰希骨子里,极其偶尔会流露出来的少年的小脾气和小任性也久久不会被岁月抹去。

每次回来见他他都变了,却又没怎么变,无论微草的队长如今在联盟占了多么重要的地位,他的身价有多高,在他心里都还是那个第一次上场就大展光芒的小魔术师。


方士谦撩开他额头上被汗水沾得凌乱的头发,很难控制的摸摸他的脸,他什么也没想,他干燥的擦掉他的汗后变得有了湿气。
他什么也没法多想了,他只能无声的说,我回来啦。


王杰希浅眠。
不只是因为生病,这些年他都这样。当了微草的队长之后,他每天的睡眠时间控制在六到八个小时。当然,八个小时的情况是极少的。
也不是说战队真的忙到他需要夜以继日,但是巨大的压力经常半夜把他打醒。刚刚当上小队长的时候,他表现得很淡定,所有的不安都留在了潜意识里。潜意识里的焦虑在夜里揭竿而起,那段日子他半夜醒来心悸得冒冷汗。
那时候他会爬起来坐一会,刷刷荣耀的论坛和官方报道,直到困了再重新睡下去。这样会让他感觉心脏好受一点,但是经常一坐就到天明。
他没有张新杰那样无懈可击的作息,但也不是叶修那样的熬夜达人。一夜不睡在第二天总会给他带来疲倦。所以后来他半夜醒来以后会强制自己睡回去,久而久之就养成了浅眠。
一夜里都好像睡着了,却又能随时醒来。

所以一有人推开门进来,他就“醒了”。至少对于那个人走过来蹲在他旁边,他不是无知觉的一无所知。
但是病痛和药水麻痹了他的神经,他无法像往常一样清晰的清醒过来,他处在梦与现实交界处的缝隙里,难以达到任何一个岸头。

继而他感受到有一只手在摸他的脸。不同于医生的橡胶手套的质感,凉的,温和的,把他的碎发撩上去顺平。

他知道这是谁。
他知道这是方士谦。

梦里的人往往能对一些很复杂的东西做出准确无误的定义,但是他们无法去思考其中的原委始末,没有基本的推理逻辑。

就像他现在一样。他完全不觉得方士谦此刻出现在这里有什么不对,无论是于时空还是于他们彼此。
像曾经初入微草的男孩,小心翼翼的想要敞开胸怀将自己交付。

那个人握住他藏在被窝里的那只没有插着枕头的手,摩挲他的指腹,仿佛要把曲折蜿蜒的指纹都镶嵌在一起。然后他感受到那个人修长的五指一一嵌入他五指的缝中,压下来,轻轻抓住他的手,五指相扣。

那真是个难以言说的感觉。
仿佛一下打破了梦与现实交接的幻境,打破了模糊的时空,让他迷失在里面。他回想是个什么时候曾有过这种感受,有人认真的抓着他的手,交错扣着,彼此愿意才能拉开。

也许是这种暗示,让王杰希又突然焦躁起来。他想抓住那只手,但是又感觉自己没有力气,只能感觉那只漂亮的手反复的抓捏了自己几下。

胃里持续性的抽痛又开始作妖,闪电般的一蹿好似大水满到了堤坝的极限,顶着他的喉咙口就要破出来。
他激得打了个哆嗦,哼出一个气音来。


方士谦很多年没有照顾过人了。
原来他在微草的时候,那会林杰还是队长,他就仗着林杰对他关照有加“横行跋扈”,尽要别人宠他哄他惯着他。后来王杰希当了队长,他也曾经各种刁难,虽然后来关系好了,却也没有真正的以所谓前辈的身份去照顾过这个小队长。

反过来了。虽然他比王杰希大个几岁,但是心理年龄可要比他小了不是一点半点。说了他少年老成,根本不需要别人照顾似得,而且还特会照顾别人。
那几年方士谦跟满世界奶他,其实也受了他不少关心爱护。

所以这个时候,他根本不知道怎么照顾一个生病的坚强的人。

听到他哼哼方士谦觉得心都要碎了,恨不得防风上身立马给他奶满,只可惜当初自己是玩守护天使不是真的去当个医生。

“你怎么了,感觉怎么样?”他捏着王杰希的手问他。

“想吐。”他小声回答,尾音落进低沉的呻吟里。

“那,那怎么办啊?要不要我叫医生来?”
方士谦可以说是六神无主了。这些年的历练让他逐渐蜕变成一个成熟稳重的男人,但是不得不说,遇到某些事的时候,他还是那个跟在微草队长身后的少年。

“不用,”王杰希把脸侧过去,也捏捏他的手。
“别走开。”他轻声细语的,像是从喉咙眼憋出来的声音,带着短促的气息,像是巨大的蓝鲸游上水面,却只喷了一个小小的浪花。

转瞬湮没在大海中,归于平静。

方士谦觉得他肯定没有到眼含泪花的地步,嗓子一点也不干,鼻尖也不酸。但是他感觉自己一定有够心疼,像是一只猫在他的心脏上来回跳动,忽的就拿爪子挠一下,又痒又痛。

这些年王杰希有多么辛苦,他觉得自己知道。但是他一直不知道,如果这人是一座冰水,他到底露出了多少。他在外国看了第十赛季微草和兴欣的比赛,荣耀记者把细节抓拍的很好,透过镜头,他就像身临现场一样的看着叶修和王杰希握手,说:“如果他们把你当做榜样,而不是靠山的话。”

那会他怒从心上来,觉得叶修很过分,这么轻易的一句话就贬低了他所有的努力和付出。没有任何一个人可以把一支队伍轻易说成一人的战队,王杰希一直所做的,就是挖掘他们每个人的闪光点,像是高英杰这样的孩子,由于性格很容易就被人遗忘,而他们队长所做的,就是把他从众人中带出来。

方士谦坚信那是引领,而不是什么包庇纵容和一人抗。

但是后来他冷静下来,去思索叶修的话。
那场比赛他看了很多遍,最终不得不叹服,叶修说的话固然伤人或不好听,却一针见血。他也不愧是“心脏”之首,那一场团队赛他们集火王不留行,而他们的队长下台后,那些队员——那些孩子们,就显得六神无主了。

微草是强大的团队,每个人都性格鲜明,优点出众,绝不是一个人的战队。但是王杰希做的太多了,他用的力气太大了。他想要把他们都拥在自己的羽翼下让他们能不受风雨吹打,单纯的一往直前,却忘了所谓分担,就是不让风雨都打在一个人身上。

方士谦拿着手机坐了一晚上。他不知道该不该打个电话给他,至少安慰两句,说别听叶修乱说话。但是他最终没打回去,王杰希也没打过来。

他那个时候真的想落泪。他不知道王杰希是否有曾经因为这样用力过度的保护和引领迷茫。但是他能确定,此时此刻,王杰希一定无比的迷茫。
他已经为了战队封印自己了,他把所有曾经属于魔术师的超绝能力都用在维护和带领这支队伍上,而如今这样的保护也不被认可的时候,方士谦不敢换位去思考他在想什么。

让他更悲伤的是,连叶修,王杰希的对手,都能在此时此刻最果决的指出他的问题,而自己作为这只战队曾经的主力,却一句话也没有。

作为他们小队长的男朋友,远隔重洋,千百颗星星的距离,却不能给他一个拥抱。



“你怎么什么都不告诉我,把我丢在国外有意思吗?”方士谦哀哀怨怨地说。

王杰希听了觉得搞笑,不知道是谁要去国外,谁丢了谁,这时候居然还和他装可怜。

“我是你的男朋友,你怎么一点都不需要我?你为什么不一哭二闹三上吊的要我回来?给我打个夺命连环call催我回到你身边?我小时候幻想我的女朋友就是这样爱撒娇,她撒娇我撒泼,谁也不哄谁,是不是听起来挺有意思的?”

“可你说我怎么偏找了你啊?比赛输了队员出问题了生病了都不和我说,你就是想吓死我吧?你这回得的要不是胃病,白血病癌症怎么办?我回来是不是只能见到你的棺材……”

“闭嘴方士谦。”王杰希听着觉得越来越可笑,也越听越清醒了。这个前辈至今还是这样,不知道是不是唯独对他,怎么口无遮拦,说话不过脑子,像个小孩。
“你是想咒死我?”

“你醒啦小队长!”他猛的捏紧他的手,痛的王杰希一哆嗦,刚想开口说你轻点,就听见方士谦说话。一点插话的机会都不给他留。

“对不起。”方士谦说“对不起。”
“我不算称职,也没认过错认过栽。但是我这会真的栽了,我不应该出国。你给我打电话我嫌长途贵给你回个短信,你生日我也没飞回来只发了个短信,微草出了问题都让你一个人扛……说实在的王杰希,这些年我老是想,我都在做些什么伤天害理的玩意啊。我不能这样放任你一个人形单影只的飞下去了,你这人封印了魔术师,骨子里头那股横劲封印不了,再让你这么下去,迟早得撞死——知道不,撞得从你的扫帚上摔下去,尸体都找不到。”

“我回来了。我回来了,我回来了……”他久久的和他的手纠缠在一起,像是要互相融进血脉里。
我回来了。
不会走了。

方士谦说:“以后别在自己搞得生病了,少来医院,都让我奶你。”
王杰希笑,眼睛不知道折射了从哪里来的光,是明亮的。“办好签证了?买好房子了?说回国就回国?你仗着我生病就逗我玩儿?”

“当初我不也是说走就走了吗……我这会也能说回来就回来。”方士谦付下身去端详他的脸。“你还记得我为什么要出国吗?”

王杰希冷笑一声,把脸别过去看着别处:“记着,你和我讲的那个理由恶心了我好几年。你要去看星星,是吧?不就是嘲讽我要留在这的大雾霾里,自己远走高飞吗?”

方士谦无奈的回笑,想着自家恋人心里果然有疙瘩,不过也没事,这些理不清的陈年旧事,他们可以一起整理,他还有下半生来与他共同面对。

“是啊,我要去看星星。”
“但是我现在发现,其实我傻得没话说,舍本逐末。”

“你就是我的星星,相不相信?你就是我所有的星星,不骗你。”说完他终于弯下身,轻吻他的眼睛。



END

评论

热度(249)

  1. 11090706温言L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