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090706

【方王】在异世界的尽头拥抱你(上)

杰希的浅某喵:

·荣耀网游穿越设定


·有点儿玄幻?


 


 


方士谦醒来的时候觉得一切都很不对劲。


 


他的眼前光线很昏暗,而他自己貌似是伏在一个酒吧的吧台上,面前一个人影晃来晃去,隐隐约约看见深蓝色的披风随着一双靴子的来回移动而小幅度晃着。


 


他的鼻子离吧台的桌面很近,这样他就嗅到了木质桌面散发出一股陈旧潮湿的味道。这种味道让他很不舒服,刚准备转起来的脑子又混乱起来。


 


方士谦觉得自己眼前那个飘来飘去的披风很眼熟,费了很大的力气才把昏昏沉沉的头抬起来,在看见眼前那人头顶上大大的巫师帽后脑子一沉,“咚”地一声又把头撞回了桌面上。


 


他这一声响动让面前那人转过了身,看着重新瘫回桌面的他扯了扯嘴角,把手里一直摇晃着的一个烧瓶放在他面前,开口:“你醒了?喝点儿这个解酒。”


 


方士谦这才反应过来他现在这种感觉应该来源于宿醉,但他完全记不起来自己什么时候有喝醉过酒,更记不起来王杰希为什么会穿成这样站在他面前!


 


他之所以能确定面前这个穿着魔道学者装束的人不是王不留行而是王杰希本人,是因为他在那人转过头的一瞬间看见了那双大小不一的褐色眸子,眼眸里乘着点儿他所熟悉的调笑意味。而且,他的样貌和发色都和王杰希一样,而不是王不留行的银发蓝眸。


 


但是这样就更不能理解了,难道王杰希心血来潮把自己灌醉了后拖到这里然后穿着cospaly的服装吓他?方士谦觉得王杰希应该没有这么无聊。那他给的这杯解酒药又是个什么……方士谦这样想着,看着那杯浓绿色的液体开始怀疑王杰希是不是想毒害他。


 


“快点儿喝。”


 


他这样撑着昏昏沉沉的脑子一言不发地费力思考了半天,让一直站在他面前的王杰希有些不耐烦了,把烧瓶又往他面前推了推,昏暗的灯光下优雅的制服袖口衬得那只手格外白皙好看。


 


方士谦眨了眨眼,向着那个烧杯费力地伸出了手,这才发现自己好像也是身着奇装异服,而根据自己的记忆来看,正是他的账号卡守护天使防风的制服。


 


“……你不解释一下吗?”


 


方士谦握住了那个烧瓶,虽然决定给予王杰希队友的信任去喝这个“解酒药”,但认为王杰希既然能拿出这个东西,而且刚才自己晕着他醒着,就一定比自己多知道些什么。


 


王杰希沉默了片刻,从吧台的另一侧拿起来一样东西,举在方士谦面前给他看。


 


方士谦愣愣地盯着看了一会儿,认出那是王不留行的银武灭绝星尘,错愕地眨了眨眼:“嗯?”


 


“你傻吗?”王杰希皱了皱眉头,“现实世界怎么可能做出这么精致的周边来?”


 


王杰希说着晃了晃手中的扫把,特效般的星屑超现实地往下飘摇坠落。方士谦觉得自己头晕的厉害,实在没办法消化眼前的一切,心一横拿起桌面上王杰希给的那瓶“解酒药”一仰头灌了下去,就跟灌二锅头一样潇洒,喝完后口中有一股淡淡的青草味儿。


 


这一气儿闷完后方士谦觉得头脑瞬间就清醒了大半儿,开始加速消化眼前的一切。


 


“方士谦你背后多俩东西你没感觉吗?”王杰希收起灭绝星尘把它像拐杖一样拿着支撑在地上,正了正自己宽大的帽檐,“如果不是我们都在做梦,那么我们现在就应该身处于荣耀世界中。”


 


王杰希这句话太有冲击力,大脑刚恢复活力的方士谦一下子站了起来,身后两扇大翅膀无意识地猛然撑开,击碎了酒馆低矮的天花板上唯一的光源。


 


“……”


 


 


两人借着王杰希手中灭绝星尘的微弱光芒半摸着黑出房间,方士谦后背两扇翅膀卡在门口怎么都出不去,已经出了门的王杰希问他:“你不会收拢吗?”


 


方士谦摇摇头:“我不会控制……”


 


王杰希让他退回去,自己再次进入房间,绕到他身后手动帮他把翅膀往中间拢,两扇洁白的羽翼那奇异的手感弄得王杰希心底一阵异样。


 


“疼疼疼!!!王杰希你轻点儿!”


 


王杰希正努力把它们往中间掰,方士谦却吃痛嚷嚷起来,带着两扇翅膀在空中挥了挥差点儿糊王杰希一脸。


 


羽毛搔在王杰希脸上让他打了个喷嚏,他有些着恼地拿扫把戳了戳方士谦的后背:“能感觉到痛你不会控制啊?”


 


“嘿慢着……你这么一说……”方士谦尝试着再次动了动翅膀,“我好像摸着点儿门道了……”


 


话音刚落,面前那两扇翅膀“啪”地一声拢了起来,翅膀尖儿上的羽毛把王杰希头上那顶巫师帽扫了下来。王杰希被面前两扇大翅膀整得没了脾气,认命地捡起帽子,把方士谦推了出去。


 


两人钻出酒馆,站在庭院里里,这里的场景是夜晚,天空中挂着些稀稀落落的星子,合着酒馆门口歪歪斜斜的招牌上那盏夜灯勉强照亮了这一块儿空地。


 


王杰希整理着自己的帽子,觉得怎么戴都有点儿遮挡视线,干脆摘了下来,伸手捋平了翘起的几撮头发。方士谦有一下没一下地摇着自己的翅膀,一脸的若有所思。


 


两人交换了已知的信息,王杰希发现酒醒后的方士谦也仍然是一片茫然。王杰希勉强还能想起自己最后的记忆是在第六赛季后荣耀粉丝见面会上,主办方要求职业选手穿着自己账号卡的cos服出席,好再次增加选手与账号卡之间的共鸣。


 


当时王杰希虽然不是很能理解,但还是依着主办方的意思,任凭那群工作人员把自己摆弄成了王不留行的样子,而方士谦在此之前还兴冲冲地问他是选防风好还是冬虫夏草好。


 


“防风吧,那俩大翅膀特别适合你。”


 


特傻。王杰希后半句话没说出来。


 


结果方士谦还真就选了防风,在发布会那天带着俩大翅膀招摇过市,让被迫站在他旁边的王杰希心情一度十分复杂。


 


这之后?这之后王杰希的记忆就没了,他甚至想不起来这次莫名其妙的穿越是发生在活动结束后还是活动中。其他职业选手呢?会不会也在荣耀世界里?原先世界的自己会不会处于失踪状态呢?还是原先世界的时间会被定格?


 


王杰希刚清醒的时候就有的一大推问题此时又冒了出来。方士谦更惨,他的记忆直接被退回了一个星期前,他甚至怀疑自己是在买完那笼小笼包之后穿越的。


 


但方士谦接受现实的速度还算快,根据自己的荣耀网游经验,辨别出自己和王杰希此时所处的区域是神之领域的70级区域“午夜酒馆”。这里的地图面积不算大,但有个野图boss红袍术士米尔沃尔,会掉落稀有材料红袍杖,方士谦还处于网游时期的时候跟团打过这个野图boss,现在再回想打法却已经有点儿记不清了。


 


不过就算记得怎么打也没办法,真实操纵游戏中的身体和鼠标键盘控制完全不一样,方士谦费了好大的劲儿才勉强能操控自己身后的翅膀,扇动时提心吊胆自己会不会突然就上天了,就更别提如何使用游戏角色的技能了。


 


方士谦知道王杰希有时候其实有一点小中二,他比自己先清醒,肯定老早就背着自己想方设法试过如何使用技能,灭绝星尘也一定拿着当魔法棒一样耍了半天,此时被他支在地上当拐杖使一定是因为没研究出个所以然来。


 


此刻的处境太过玄幻,两人相对无言,方士谦突然想起自己醒来时王杰希递给他一瓶“解酒药”,心下一惊想王杰希不会已经会调制魔道学者的药剂了吧!


 


“我醒来时这些烧瓶就绑在我腰上,上面有标签。”王杰希摇摇头,掀起自己的制服下摆,露出一排颜色各异的烧瓶,有的还诡异地冒着气泡。


 


方士谦凑近了去看,发现烧瓶上贴着“熔岩”“寒冰”“酸雨”之类的标签,不由得对其中会出现一瓶“解酒药”感到汗颜,腹诽王杰希也不怕贴着“解酒药”的药剂会不会是些别的玩意儿,让自己喝了一开场就GG。


 


对如何穿越回原本的世界两人完全没有思路,王杰希也坦诚表示自己什么技能都不会用,灭绝星尘只会抡圆了往人头上招呼。


 


“这下好了,要是一会儿出现点儿什么连防身都做不到……”


 


方士谦刚感叹完,突然发现这片区域的正中心发出一片刺目的白光,白光中一个穿着红袍的诡异人影缓缓显出,垂头站着,而后举起手中的法杖向着夜空一指,闪电自空中剧烈地劈下,分裂成无数道涌向四周。红光所过之处,房屋碎片纷飞,树木过火般焦黑。


 


巨响中一根断木朝着两人飞来,方士谦连忙上前用翅膀挡了一下,疼得一呲牙。两人交换了一下视线,决定跑为上策。


 


要是在网游里如此好运地正面遭遇野图boss,王杰希肯定早就招呼上去拉仇恨了,奈何现在只能拔腿就跑,方士谦只好感叹自己和王杰希都会飞,逃得够快。


 


方士谦扇着翅膀歪歪斜斜地升上了半空,才发现王杰希还拿着扫把呆呆地站在原地,惊讶地瞪大了眼睛:“王杰希你不会骑扫把?!”


 


王杰希摇摇头,摆弄着扫把一脸纠结,几次想尝试着跨坐上去,又满脸黑线地移开腿,。魔术师对眼前这个明明按个“T”键就能稳稳当当地跨坐上去的银武完全没了主意。


 


不远处野图boss还在无差别地攻击者,保不准儿一会儿就会移动过来。方士谦心里一急,收拢了翅膀落下来正看见又一个破碎物朝着王杰希飞过来,冲过去打横一把抱起王杰希就奋力挥动着翅膀往远离野图boss的反方向飞去。


 


刚抱起王杰希,原先那个位置就被砸出一个大坑,王杰希吓了一跳,双手不由自主地就攀上方士谦的脖子搂紧了他。


 


方士谦一手揽着王杰希的腰,一手兜着他的大腿,心里对自己这个守护天使的力气很满意。


 


王杰希被方士谦这么一把突然抱起,只记得牢牢抓紧自己的灭绝星尘,本来抱在怀里的帽子就飞了出去。王杰希感觉自己仿佛无端掉了件装备,心疼地往帽子飞落的地方望去,却被自己身处的高度所见的视野弄得一阵头晕目眩,环着方士谦的手臂又加了力道。


 


“王杰希你想弄死我啊!”


 


方士谦被王杰希紧得有点儿喘不上气儿,忍不住开口嚷嚷,却发觉王杰希整个人都缩在自己怀里,把脸埋在自己胸口一言不发,双臂更是紧紧地环着自己的颈部不敢放松丝毫。


 


不会是恐高吧……方士谦心想,却对王杰希穿成这样缩在自己怀里没由来地感到一阵愉悦。方士谦甩了甩头想把自己这奇怪的念头甩出来,觉得够远了的同时也感到了疲惫,便在半空中搜寻着落脚点。


 


 


午夜酒馆附近有个赛尔克城,算是一个主城,平日里是玩家们做做生意或聚众斗殴的地方,没什么野怪,便寻了方向准备在那里落脚。


 


方士谦照顾这个紧紧挂在自己身上的人的情绪,特意很缓慢地下降,贴近地面时轻轻收拢了翅膀,稳稳当当地降落在主城一处商铺的二楼阳台上。


 


“喂,王杰希!落地啦!”


 


方士谦站稳后,发觉王杰希还闭着眼缩在自己怀里,倒也没急着把他放下来,托着他的腰在他耳边唤了两声,待人缓缓睁开眼转动两圈将信将疑地看了看周围,认定确实落地了,这才自己挣着要从方士谦身上下来。


 


“你刚才贴那么紧现在急什么急?”方士谦忍不住吐槽他。


 


王杰希跳下地来,实实在在地感觉到双脚踩着大地了,这才长出一口气,开始端详起周围的格局来。


 


方士谦觉得自己和王杰希仿佛在玩真人版绝地求生,刚落了地下一步就该收集物资拿枪瞄别人狗头了,又见王杰希猫着腰往楼下的街道上望,愈加觉得神似。


 


穿着王不留行装束的王杰希身上有一股淡淡的魔法药水味儿,这种说不上来的特殊气味儿,却带着一种来自异世界的特殊诱惑力。方士谦抽了抽鼻子,看着面前王杰希踏来踏去的长靴愈发感觉不真实。


 


“你说你个玩儿魔道学者的怎么恐高啊?”方士谦问他道。


 


“我那不是恐高,”王杰希解释,“我怕你抱不住把我丢下去了……”


 


“小瞧我?”方士谦挥了挥背后的羽翼,“我告诉你王杰希!不是我跟你吹,要不是因为你害怕,我能带着你把整个荣耀地图飞一遍!”


 


王杰希对方士谦的大话不置可否,让他把翅膀收一收,看着怪羞耻的,拉着他准备从阳台的小门进屋看看。


 


结果方士谦一笑,翅膀一展,又是一把抄起王杰希,从二楼阳台轻盈地降落在街道上:“从正门儿走~”


 


“方士谦你玩儿上瘾了是不是……”王杰希有点儿着恼,自己这么一个大老爷们儿老被人这么打横抱来抱去算怎么回事儿啊!好在周围没有别人,连平日里昼夜不息勤勤恳恳站岗的NPC都没有一个,整个赛尔克城安静地仿佛不存在活物。


 


两个人刚在午夜酒馆门口整理的线索被突然刷新的野图boss给打断了,这会儿在赛尔克城转来转去没遇到一个可以交流询问的人,只好从正门进了这家商铺,锁了门坐在一起再次商议对策。


 


结果莫名其妙出现在这里的微草正副队商议了半天还是一头雾水,只知道自己都是醒来后突然就以账号卡的身份出现在荣耀大陆里,除了对方以外没见到任何人,而这个荣耀世界似乎是与网游荣耀一模一样,不过会刷新野图boss而没有任务指引NPC。


 


而在职业联赛里翻云覆雨被封神的两人,此时真正出现在荣耀里却成了两条咸鱼,什么技能都使不出来。方士谦被王杰希吐槽身为一个守护天使不会奶,只能在天上飞来飞去,着实一个鸟人。


 


“要不是我会飞!你指不定就要和那个野图boss正面杠了王杰希!”


 


方士谦这么一嚷,王杰希突然想起来什么,把方士谦上上下下打量了一番:“方士谦你的武器呢?”


 


“嗯?”方士谦条件反射地低头看自己,两手空空,浑身上下只有防风繁复的装备和背后那俩羞耻的大翅膀,这才反应过来自己的斧子根本没在身边。


 


方士谦打了个激灵,茫然地看着王杰希:“你的灭绝星尘哪儿拿的?”


 


王杰希蹙眉想了想:“嗯……从我醒来的时候就在午夜酒馆吧台上放着,和那瓶解酒药一起。”


 


“没看见你的武器。”王杰希很笃定地说。


 


方士谦有点儿失落,毕竟有自己不离手的武器在身边,心理上能安慰许多,却也没办法再去那个估计已经被野图boss轰塌的午夜酒馆去寻,只好作罢。


 


“对了!”方士谦突然想起了什么,面露喜色,拉起王杰希的胳膊就往外跑。


 


“嗯?”王杰希莫名其妙,却也谢谢他没有再一次掳起他就跑,还是跟着方士谦左拐右拐,径直冲进一间商铺的大门里。


 


这一进去王杰希就反应过来了,这是每个主城都有的装备商铺,出售的都是些又贵属性又不高的低端橙字装备,想获得也没有什么门槛儿,专供那些人傻钱多,又拿不到公会装备的的玩家过渡时期使用,一般情况下很少有进入神之领域的玩家还会选择在装备商这里购买装备。


 


而眼下这种情况也没法儿指望他和方士谦两人联手去打boss刷装备,只好来这里碰碰运气,看看能不能拿到个趁手点儿的装备应应急。


 


方士谦对着满橱柜各式各样的武器挑挑拣拣,守护天使的武器收集了一捧,又在柜台上码出来一一对比想选个最趁手的。方士谦选得焦躁,想叫王杰希过来帮他把把关,回头却发现人对着一壁橱的书头也不抬正翻得起劲儿。


 


“干嘛呢?”方士谦拍了他一下,凑过来看他手里的书,发现王杰希好像是在看什么技能手册,满页密密麻麻的文字配着插图,看起来很像电影动漫里那些禁断的黑魔法书。


 


王杰希貌似看得起劲儿,书页却翻得飞快,方士谦没能看清,只看见王杰希翻完了这本后若有所思地低着头,口中喃喃自语。


 


“书上写的啥啊?”方士谦拿起王杰希放下的书自己翻了翻,却完全无法理解里面写了些什么,感觉乱七八糟的一堆文字却连不成一个完整的意思。


 


王杰希突然抬起头来,很认真地看着方士谦的双眼:“方士谦,你会打响指吗?”


 


“哈?”


 


 


原来那本书还真的是一本魔道学者的技能书,全篇从头到尾乱七八糟的文字,得通过页末的破译方式筛选并重组书中某几面的内容,才能获悉真正的答案。也亏得王杰希多看了几眼,才发现其中的玄机,排列重组了半天才从这本又厚又破的书里组合出一句话:星星射线:对准目标打响指并大喊技能名称。


 


结果接下来的两个小时里,方士谦都在想方设法地教王杰希打响指。最开始他简直不敢相信,王杰希从小打到居然没有打过响指,方士谦完全记不起自己是怎么会的这个技能,甚至以为这是人类生来就该具备的天赋,像王杰希这样两个小时都学不会一个响指简直是人类进化到现在的耻辱!


 


方士谦手把手教的心累,王杰希心情也好不到哪儿去。他每尝试着打一个响指都要喊一遍技能名字,羞耻地不行,还要被方士谦无情地嘲笑,简直生无可恋。


 


终于,在王杰希黑着脸不知第几百次边念叨“星星射线!”边尝试着打出一个响指时,他的大拇指和中指之间发出清脆的一声“啪”!同时一个金色的星星从指间飞出,擦着方士谦的头发直直地飞向街对面,在墙壁上凿出一个坑。


 


两人大眼瞪小眼地对望了好一会儿,还是王杰希先出了声:“好像学会了……”


 


方士谦吞了口唾液,让王杰希离他远点儿朝着空旷的地方再试几次,王杰希“嗖嗖嗖”地对着天空接连发射了几个星星射线,全部成功。


 


这算是来到这里继方士谦学会上天后第一个学会的技能,两个人都有些激动,连忙跑回商铺又把书柜上剩余的书翻了个遍,竟然还真给找到了魔道学者扫把的御空方法。


 


遗憾的是关于守护天使的技能书翻遍了也没找到一本,方士谦只好跟了王杰希出来先学学怎么骑扫把。


 


根据技能书所说,扫把是在手中转一圈儿往空中一抛便可以浮空,王杰希很轻松边成功照做了,却又在如何御空飞行上犯了难。


 


王杰希尝试着侧坐在灭绝星尘上,这把精致的银武承载住了他的重量仍然稳稳当当地浮在半空。王杰希深吸了口气,口中轻轻念了声“咻”,扫把应声飞了出去,王杰希却没跟出去几步就从上面一头栽了下来,被方士谦慌忙开了翅膀给一把接住了。


 


王杰希被方士谦放回地面,收回了灭绝星尘,叹了口气又尝试着跨坐在上面,两只手紧紧抓着扫把前端,这次却连浮空时的平衡都无法掌握,刚坐上去就身子一歪要往下倒。


 


方士谦继续充当着保护他的奶妈角色,飞来飞去接住以各种姿势掉下扫把的王杰希,最后两人都有些麻木了,但王杰希好歹也有了些进步,终于能侧坐着以一种极为缓慢的速度低空飞行在街道上。


 


平生第一次练骑扫把练了几个钟头的王杰希幽幽地看着方士谦背后的大翅膀,视线又和稳稳当当浮在半空的守护天使方士谦撞了个正着。


 


方士谦被王杰希眼中的幽怨和疲惫弄得笑了出来,落下地来轻轻帮他捋了捋折腾地有些凌乱的头发:“没事儿的小队长,以后走哪儿我都能带着你飞。”


 


 


折腾了大半天两人都有些疲惫,方士谦回装备商那里选了把斧子带走了,嘴上嫌弃了半天如何如何比不上自己防风的装备好。


 


方士谦依旧是没有找到守护天使的技能书,但他想了想自己能自由飞翔保护到不会飞的王杰希这一点儿还是很令人满意的,也不失掉自己奶妈的职责,也就没有过多在意。


 


 


两人在主城里寻了一家旅馆,摸索着在空空荡荡的楼房里找了一个房间,累得直接倒在了床上。


 


荣耀里旅馆的房间是中世纪欧洲的风格,房间里非常干净,暖色的格调,棕木的大床,配上橘色的壁灯,很有些舒适。


 


出于装备考虑,两人都没有脱衣服,并排躺在床上,这个世界安静地除了对方的呼吸声外什么都听不见。


 


方士谦枕着自己的翅膀和双手,忍不住把腿翘了起来:“小队长,你怕不怕?”


 


王杰希半天没答话,最后开口送了他一句:“方士谦你要是害怕可以直说。”


 


方士谦呼了口气,抬起一只手在眼前端详着,掌纹和衣服的材质都是那样的清晰而真实,身下的翅膀在柔软的床铺上倒也觉得舒适,全身上下都是那么实在,无法说服自己这只是一场梦境。


 


“王杰希……你有没有想过,要是我们永远都回不去了怎么办。”


 


王杰希转过身来,刚好和也扭了过来的方士谦对上了视线,看他一脸严肃忍不住弯了弯唇角:“哦?至少迄今为止我还觉得蛮有趣的。”


 


“王杰希你这家伙果然中……!”


 


“但是如果一直呆在这儿,还是算了吧。”王杰希及时出口止住了方士谦的嚷嚷,“但是现在也没别的办法不是?”


 


方士谦撇了撇嘴,还是忍不住叹气:“你说,原先世界的我们怎么样了呢?”


 


“不知道,也许失踪了,也许那个世界的时间没有走动。”王杰希摇摇头。


 


想想如果见面会上微草的正副队突然双双失踪,可得在荣耀联盟里整一出爆炸性新闻了。王杰希不太想回去后还要面对这么个烂摊子,索性不再去考虑这种可能性。


 


那就姑且认为那个世界的时间暂停了吧。但是现在这样还是毫无头绪,不知为何穿越过来,也不知如何回去,到现在在荣耀世界里度过的半天时间还是像在做梦。


 


“王杰希,我是不是在做梦?”


 


方士谦看着他的眼睛突然开口。


 


王杰希比方士谦早清醒差不多半个钟头,醒来时自己站在吧台前,手里举着一个乘着绿色液体的烧瓶,望着面前伏在吧台上的人完全弄不清状况,好半天才敢认面前这个人是自己的副队。当时他还有穿着王不留行cos服出席见面会的印象,以为自己心血来潮和方士谦穿成这样跑到酒吧喝断了片儿,却发现怎么也叫不醒他,对方好像醉成了一滩烂泥,连强行掰过他的脸灌醒酒药的机会都不给他。


 


这之后王杰希研究了自己的灭绝星尘,又出了酒馆看了看周围的情况,越看心里越发蒙,却也有点儿砰砰乱跳的激动。最后王杰希认定自己是穿越到荣耀的世界了,并很快就接受并喜欢上了这个现实。思路本就有些清奇的魔术师安安静静地回到酒馆等方士谦醒过来,好整以暇地准备看他醒来后懵逼的反应。


 


结果方士谦远比自己想象中要接受的快,反应也没有自己想象中强烈。王杰希有点儿失望,觉得方士谦可能是醒来后发现自己也在,才没有这么大反应,却也不得不承认,自己也是在看见方士谦就在自己身边后,心里莫名其妙就安定了大半儿。


 


 


想到这儿王杰希忍不住抬手掐了把方士谦的脸:“疼不疼?”


 


“嘶!”方士谦呲着牙拍开他的手,“废话!”


 


“那我们应该没在做梦。”王杰希笑了。


 


方士谦瞪了他一眼:“你干嘛不掐自己的脸?”


 


“废话,”王杰希答得心安理得,“因为疼啊!”


 


“王杰希!”方士谦盯了他一会儿,突然发难,伸手去捏王杰希的腰,王杰希身子一滚躲开,去勾他的腿。两个二十左右的大男孩儿在完全一无所知的境地下闹得像两个孩子,仿佛想把愁人的现实全部抛之脑后。


 


闹了一会儿,王杰希被高他两厘米并大他一岁的方士谦前辈擒着双手制在身下,眸子里含着些笑意看着微微有些气喘的方士谦。


 


“前辈,其实你这样还挺好看的。”


 


“你这小孩儿!”没想到一向喜欢自夸的方士谦被他这么一句给弄得红了脸,支支吾吾半天,身后的翅膀也似乎难为情般拢了起来。


 


方士谦颈上坠着的十字架项链在王杰希面前来回摇晃着,反射着壁灯的光有些晃眼。


 


王杰希眯起眸子,趁方士谦手上松力的一瞬间挣脱开来往旁边一滚:“睡觉。”


 


“嗯?”方士谦还在脸红,被王杰希没头没脑的一句给弄得愣了,却不愿意放过他,“不行!王杰希你给我起来我们继续一决雌雄!”


 


“累了。”王杰希翻了个身背对着他,“明天还得继续练扫把。”


 


方士谦推他不动,只好重新躺了回去,刚准备再叨叨点儿什么,王杰希突然开口:“关灯。”


 


“你怎么跟在寝室一个样儿啊……”方士谦无奈,下床去关门口的吊灯,刚准备熄了床头的壁灯,王杰希制止他:“这个就别关了。”


 


方士谦乐了:“你害怕?”


 


“保险起见。”王杰希没有反驳,“万一睡着时突然发生点儿什么,也来得及反应。”


 


他这么一说方士谦也有点儿害怕了,盯着黑漆漆的窗外心下不安起来,伴着王杰希在身边轻轻的呼吸声半天都睡不着。


 


方士谦干脆扭过头来,看着王杰希包裹在王不留行制服下的身子发呆,看着看着又开始莫名其妙的脸红。


 


“王杰希。”


 


“嗯。”


 


“其实你穿成这样也挺好看的……”


 


“……”


 


王杰希也半天接不上话来,最后只淡淡地应了一声:“知道了快睡。”


 


王杰希的回应莫名其妙的冷淡,方士谦撇了撇嘴,也闭上眼,在无边的黑暗中静静等待这来自异世界的睡意到来。


 


王杰希背对着他,睁着眼默默地看着面前的橱柜,脑子里正常的方士谦和防风的形象渐渐融合,最后形成了现在这么一个“鸟人”。


 


王杰希弯了弯唇角,和方士谦逃离午夜酒馆时在空中的失重感好像又袭了上来,还有那如出一辙的,自己身后的温度。


 


 


 


TBC   (下)












————————————————


不知道自己在写些什么……脑洞产物  一不留神就放飞自我了。


嗯 他们还没互通心意 


 


 


 


 


 


 


 



评论

热度(153)

  1. 11090706一棵芨芨草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