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090706

【方王】在异世界的尽头拥抱你(下)

杰希的浅某喵:

·荣耀穿越设定


·有点儿玄幻?




(上)




荣耀没有昼夜系统,这导致主城里一直都是黑夜,也不知道自己睡了多久,自然醒后方士谦发现身边空无一人,王杰希已经起来了,在阳台侧坐在灭绝星尘上,看着外面的街道出神。


 


看着王杰希神似王不留行的背影,方士谦突然想使个坏,故意蹑手蹑脚地走向王杰希,准备捂他的眼睛。


 


悄悄挪了过去,方士谦站在他身后,轻轻展开了羽翼,又在半空折叠起来,在他面前形成一道纯白色的屏障。


 


这阵势真做起来让方士谦莫名感觉有点儿肉麻,刚准备在他耳边大吼一声吓他一跳,突然看见王杰希缓缓地抬起右手,拇指和中指贴合,一副准备发射星星射线的架势。


 


方士谦心里一惊,赶紧收了翅膀往旁边一跳,怒道:“王杰希!”


 


王杰希从灭绝星尘上跳下来,看着拢着翅膀一副受了什么委屈的样子的方士谦,笑了笑:“幼稚不幼稚。”


 


方士谦还在为自己瑟瑟不平:“你居然想对我用射线!我翅膀折了以后谁带你飞?!”


 


“我又不会真的打出来。”王杰希撇了撇嘴,却一副心情很好的样子。


 


方士谦嚷嚷着要坐王杰希的扫把,王杰希拗不过他,只好再次把灭绝星尘浮空,和他小心翼翼地并排坐着。其实这扫把这么窄,怎么坐也称不上舒适,但能坐在这不断地飘飘悠悠撒着星屑的银武上,估计一辈子也不会有几次这样的体验。


 


“你饿吗?”方士谦问他。


 


王杰希摇摇头:“好像没有这种感觉。”


 


“我也是。可能和游戏里一样没有进食这种设定吧。”方士谦说,“接下来怎么办?我本来期待着一觉醒来就在自己的床上了,这下好了,还被困在这个地儿!”


 


“……走一步是一步吧!”


 


 


不管怎么说也在这儿睡了一觉,姑且就当这是第二天,不过黑夜和灯光看久了也有些难受,两人就寻思着去一个场景是白天的地方。至于如果再遇到野图boss,就只能撒腿就跑了。


 


荣耀里突然遇上野图boss的几率其实很小,对于很多至少一周才刷新一次的boss来说,两人能刚出午夜酒馆就遇上boss,也不知道是太倒霉还是太幸运。


 


王杰希的扫把骑行还没练好,只好继续让长着翅膀的方士谦带他飞。方士谦习惯性地就要去兜他的腰,王杰希躲了一下:“能用背的吗……”


 


方士谦怒:“你把我当雕使呢!”语毕不由分说地再次把王杰希打横抱起,羽翼一展升了起来。


 


王杰希没再说话,依旧环着方士谦的脖子,闭着眼把脸在他胸前埋住了。


 


打惯了几年职业联赛,这偌大的网游地图方士谦此时还真谈不上熟悉,带着王杰希在空中兜转了挺久,不知不觉场景转换成了白天,方士谦眼瞅着附近一片祥和,这才缓缓落地。


 


落地之处是一片很美的湖泊,方士谦认出这是银织湖,记忆里据公布说是荣耀资料片中六个新区域中最小的,突然自神之领域大陆上出现的湖泊。而这里的野图boss是银湖守护弗雷德里卡,是个枪系boss。


 


很好,湖面一片风平浪静,景色很美,阳光很明媚,没有要刷新野图boss的迹象,如果不是现在依旧前途未卜,方士谦到不介意在这里多逗留上一些时日。


 


王杰希从方士谦身上跳下来,走到湖边准备试着自己用灭绝星尘渡过去,却突然发觉湖面上好像隐隐约约能看到什么字,连忙喊方士谦过来看。


 


这一看之下两人都傻了眼,湖面的倒影中分明写着:击败银湖守卫弗雷德里卡,获得通往归途的钥匙。


 


两人对望了一会儿,别提这野图boss什么时候刷新,就算他现在就出来了,他们两个人拿什么去和他对抗啊!


 


不算骑扫把,现在王杰希学会的技能就只有一个星星射线,身上绑着的魔法药剂没有试过,怕用一瓶少一瓶。而方士谦更是只会飞,连技能书的影子都没看见。


 


两个人像是在战队讨论计策那样认认真真地交换了一会儿意见,想找到点儿和野图boss对抗的资本。最后两人综合了一下意见,决定信任方士谦的力气和两个人在电竞里积攒的卡视角和闪避能力,以方士谦作为载具,抱着王杰希,在空中用星星射线进行基础攻击,配合熔岩烧瓶和寒冰粉使用,必要时近身boss抡着扫把将其一顿胖揍。


 


两人在湖边的树林里实践操作,又不知磨合了多久,才终于能把闪避和攻击配合着使出来,在树木间不停穿梭,击中目所能及的目标。剩下的时间里,两人就只练习和休息,边等着野图boss刷新,决定就此放手一搏。


 


治疗之神方士谦从没想过自己的守护天使会沦落到给人当交通工具使,而魔术师王杰希也没想到有一天自己连飞行都需要人像蜘蛛吊线般带着。


 


当野图boss终于刷新出来时,两人没有犹豫,心中的不耐烦完全化作了怒意,向着熟悉的野图boss义无反顾地冲了过去。


 


银湖守卫弗雷德里卡刚出现就无差别地向着四周疯狂扫射,似乎完全不顾及他的子弹。方士谦也不含糊,带着王杰希在弹雨中精准躲避,把怒吼的boss从湖边一路带进树林,在树木之间疯狂卡视角,看王杰希不断抬手将星星射线轰在野图boss身上。


 


如果是在荣耀里,王杰希一个人的输出再高,打一个血厚的野图boss也不知道要打到何年何月,此时两人只能盼望着这个世界里并不是这样设定的,能对只有两人组队的他们友好一些。


 


边输出边怒吼的弗雷德里卡很快就轰毁了这一片树林,方士谦便带着王杰希转移到另一处,继续与这个不知疲倦的银湖守卫周旋。


 


一直卡视角很不好受,方士谦早就觉得眼花缭乱,要不是在打荣耀时练就的一身疯狂转视角的本领,他估摸着自己早就和王杰希一起撞在树上了。王杰希被他这么带着横飞过去俯冲过来肯定也不好受,却也不发一言,紧紧盯着弗雷德里卡的方向,逮住每一个机会向其打出星星射线。


 


就这样纠缠了好一会儿,弗雷德里卡突然停了下来,站在原地不动,两手持枪向着地面,周身泛起危险的红光。两人立马反应过来这是要读大招了!


 


“王杰希!打断!”方士谦吼道。


 


傻子才等人读条,王杰希一咬牙,摸出腰上的寒冰粉,向着弗雷德里卡用力抛了出去,冰屑炸起的同时打出星星射线,在被方士谦带着近身弗雷德里卡的一瞬间,想都没想,双手把灭绝星尘举过头顶,一记自创的扫把旋风向弗雷德里卡头上狠狠地抡过去。


 


这一击王杰希下了狠手,实打实地把灭绝星尘抡在boss头上,力道之大震得自己手臂都有些发麻。而来自联盟著名银武的猛力一击看样子也不是闹着玩儿的,一道劲风带着弗雷德里卡斜飞出去老远,倒地后还在原地趴着懵逼不动,似乎是打出了僵直。


 


王杰希看着这一幕,感觉自己内心好像有什么正在觉醒,对方士谦沉吟了一句“放我下来”,在方士谦虽然莫名其妙却还是照做后,双脚着地的一瞬间就侧坐着灭绝星尘飞出去,在倒地的弗雷德里卡面前轻盈跳下,抡起灭绝星尘就是一顿猛拍。


 


弗雷德里卡刚要站起来便被王杰希打得又摔了回去,脸扣在泥地里完全丧失了作为一个野图boss的尊严。王杰希又是扫把又是射线又是熔岩烧瓶蹂躏了boss好一会儿,突然听见boss发出一声狂怒的吼叫,带着飞扬的尘土一下子从地上挣起来,双手持枪对准了王杰希。


 


王杰希看着突然红血的boss一惊,还没反应过来就擦着子弹被一双手臂大力带了起来并朝旁边的空地上一丢。王杰希在半空中带着灭绝星尘有些狼狈地落地,还没站稳就看见方士谦对boss一个绕背,抡起斧子就朝他劈了过去。


 


和他某几次在赛场上充当暴力奶妈的样子丝毫不差。


 


方士谦这一斧子过去,银湖守卫弗雷德里卡的身影白光一现,缓缓地消失了。王杰希跑上前去,看见原先boss所在的空中漂浮着一把银色的钥匙。


 


方士谦还双手提着斧子发愣,王杰希伸手接住空中缓缓旋转的钥匙:“这就打完了?”


 


方士谦点点头:“应该是吧。”


 


王杰希刚想说话,方士谦一屁股坐在了地上:“妈的累死我了!”


 


王杰希看着他笑:“是谁说能带着我绕荣耀大陆一圈儿来着?”


 


方士谦回敬了他一个白眼儿:“又不是你提溜着个人飞来飞去,你重死了王杰希!”


 


王杰希端详着那把小钥匙,方士谦人坐在地上嘴里不停地叨叨:“怎么样?看看我们谁输出高?哎不是我说,作为一个治疗,最后还是得我去补刀。荣耀里怎么设定来着?最后击杀的……”


 


“别说话。”王杰希打断他,“这个钥匙上有字。”


 


方士谦从地上爬起来,凑到他跟前:“用你的邪王真眼看看,写的啥?”


 


王杰希懒得理他,把钥匙举到眼前看了一会儿,缓缓念道:“下一步指引:落日瀑布。”


 


“怎么感觉像在做任务一样啊……”方士谦啧了一声,“还以为拿到钥匙就能回去了呢!”


 


“没办法,”读完钥匙上的字后,钥匙就缓缓消失了,王杰希此时和方士谦一样感觉仿佛受到了淘宝黑心店家的欺骗。


 


“去落日瀑布吧!”


 


 


这个地图两人更是不熟悉,只记得这里风景迷人,是恋爱中的男女玩家最钟爱的地图之一。但对于他们这些从来都只喜好打架斗殴的玩家来说,确实很少涉足。


 


方士谦不知道具体位置,就对王杰希说就站在此地不要走动,自己升到高处去看看瀑布的方向。


 


在高空寻着湖泊水源处看过去,没费什么力气就看见了一处挺壮观的瀑布景观,不出意外的话那里应该就是落日瀑布所在之处了。


 


方士谦记好了方位落下来,安心看见王杰希还坐着灭绝星尘停在原地,便带了王杰希一起朝落日瀑布飞去。


 


刚刚同银湖守卫弗雷德里卡战斗费了不少劲儿,方士谦飞一会儿停一会儿,歇了好几气儿才抵达落日瀑布。


 


 


到的时候,景色如其名,变成了落日的景观,两人坐在瀑布的对面休息,看着眼前的景色,不由得感慨起荣耀的景观系统真的非常精良,平日里光顾着打架没看过风景,这么无所事事地坐下来看着眼前壮观的瀑布在落日的余晖下折射着五彩的光,心情也跟着有些激动。


 


王杰希看着瀑布出神,身上的装备在刚才的打斗中沾了不少泥土,大腿靴蜷缩着不太舒服就只能伸直了搁在身前。王杰希怎么坐都觉得不舒服,终于放飞自我躺了下去。


 


方士谦扭头看他,对他说了句什么,瀑布声太大王杰希没能听清。


 


“我说,王杰希你胳膊上有伤!”


 


方士谦扯着嗓门在他耳边喊道。


 


他这么一说,王杰希看了自己的左臂一眼,这才发现小臂袖子上有一处破损,应该是伤到了皮肉,此时在白色的袖子上渗出一小片血迹。


 


“哦,可能是刚才挂到树枝了。”王杰希不以为意,虽然有点儿疼,但此时在这种地方也没什么办法。


 


方士谦垂着头想了一会儿,突然让王杰希坐起来。


 


“怎么了?”王杰希疑惑,却还是照做了。


 


方士谦轻轻执起王杰希的左臂,看着那个足有一寸长的伤口皱了皱眉,低头把自己颈上上十字架项链垂在伤口上,犹豫了一下,附身吻了上去。


 


王杰希一愣,条件反射就要抽手:“你干什……?”


 


方士谦握紧他的手不让他收回去,嘴唇贴着项链好几秒,这才缓缓抬起头来。而刚刚放着项链的伤口处发出了淡淡的白光,王杰希感觉伤口有点儿发痒,在方士谦力道的默许下收回手,发现那处伤口已经完全愈合,在破埙的衣物下一点儿伤痕也看不出。


 


王杰希轻轻吸了口气:“方士谦你还真会奶?!”


 


方士谦哼了一声,似乎有点儿得意。


 


王杰希还是感觉很神奇,追问:“你怎么会的?”


 


“不知道,”方士谦实诚地摇摇头,“就是莫名感觉……就应该这样!”


 


这可算是无师自通了,没找到技能书方士谦居然能自学成才完成守护天使基础的治愈术,不愧是联盟最会玩儿奶的,王杰希不得不服。


 


不过回想起方士谦那个骚气四溢的治疗方法,王杰希感觉脸颊有点儿发热,觉得今后还是不要随意受伤的好。


 


轻轻抚摸着手臂上原先伤口的位置,看着方士谦身后轻轻挥动的两扇大翅膀,王杰希再次产生了一种不真实的感觉,怕是回去后再看见穿着汗衫吸拉着拖鞋的方士谦都要不习惯了。


 


回味着刚才和方士谦一起配合打银湖守卫的经过,王杰希感觉和跟他在比赛时打配合有些相像,都让他感觉到安心和充满上前战斗的力量。


 


治疗之神的白光永远照亮魔术师前行的方向。这句话王杰希在第五赛季后就在网上无意间看见过很多次,本来一笑而过的话却第一次看见就让他心脏漏跳了一拍。


 


这样的话当然不会出自他们这些修辞不会太丰富的电竞选手口中,只是微草粉们用来长士气的喊话,但王杰希看着这句话还是久久移不开视线,甚至感觉眼眶都有些发热。


 


如果可以的话,王杰希也多么希望这道白光能永远伴在自己身边。


 


 


所以,当他们坐着的地下突然钻出数道带刺的绿色藤蔓时,王杰希想都没想,一把推开了身边这个会用白光照亮他的人。


 


碗口粗的藤蔓刺入自己的小腹并穿了过去,王杰希想:妈的,真疼!被藤蔓甩了出去,恍惚中看被推开的方士谦一脸错愕。


 


方士谦看着王杰希带着非常骇人的鲜血在自己面前划过一道弧线,重重地摔在地上,脑子“嗡”的一声,在那几道藤蔓追着王杰希又要攻过去的时候,血液瞬间冲上了脑门,大吼着俯冲过去,举起斧子疯狂地向地面上匍匐缠绕的藤蔓砍去。


 


那些藤蔓好像非常惧怕方士谦的气息,没挨几下就拼命地往回缩。方士谦咬着牙砍在那些粗壮的根部,不让任何一根藤蔓能再接近王杰希。


 


最后一下方士谦几乎是红着眼发狠地砍了下去,要给人看见肯定又要给说成是“暴力奶妈”。藤蔓仿佛感觉到痛苦般痉挛在一起,终于裂成无数的碎片,消失后只留下一个轻轻飘浮在空中的技能书。


 


而方士谦看都不看它一眼,转头拼命跑回王杰希身边,心脏狂跳。


 


王杰希此时侧卧在草地上,身下的草叶已经洇红了一片,王不留行白色的制服里衬完全被鲜血浸透。方士谦哆哆嗦嗦地扶起他的上身,胸腔大幅度起伏着,颤抖着开口:“小队长?王杰希?”


 


王杰希紧闭着双眼,汗水把他的刘海纠结在一起贴在前额,脸色苍白,连嘴唇都失去了血色。


 


这一切发生地太突然,方士谦到现在都还有些发蒙,但王杰希此时浑身鲜血地躺在他面前不省人事,他无论如何都冷静不下来,只觉得喉咙发紧,牙关似乎都要咬出血来,不敢再细看他小腹处那个巨大而骇人的伤口。


 


“喂……王杰希?”方士谦颤抖着手去拍他的脸,让自己装作不经意地去探他的鼻息,微不可闻。方士谦感觉自己的神经快要撑不住了,他不知道在这个世界受伤甚至濒死会怎么样,他不敢去想那些可怕的可能性,那是他无论如何都无法承受的。


 


方士谦喘着气后知后觉想去捂住王杰希的伤口,却在触到的一瞬间感觉自己全身的血液都要凉了,只触来了一手的血迹。


 


方士谦崩溃地骂了一声,一把扯下自己颈上的项链,哆嗦着把他放在伤口附近,在附身去亲吻那冰凉的金属时满鼻腔都是血腥味,只能发出野兽般的呜咽。


 


微弱的白光亮起,方士谦浑身发抖地越来越厉害,却没有看见任何伤口要愈合的迹象。方士谦握着王杰希的一只手,愈加感觉到冰凉。


 


“王杰希……你告诉我我还要怎么奶……还要怎么奶你才能醒过来!?”


 


方士谦崩溃地直起腰来,泪水终于滚落下来。他呆呆地看着王杰希安静的脸庞看了好久,突然想起来什么,在王杰希身边火烧般执起又放下他的手好几番,终于一咬牙放下他,跑回刚才砍完藤蔓后出现技能书的地方,发疯般翻开。


 


 


守护天使圣治愈术:亲吻治愈对象的嘴唇,并对ta说 我喜欢你。


 


 


方士谦被其上直白的一行大字弄得一懵,呆了好几秒才像抓住了救命稻草般跑回王杰希身边,跪坐下去,把他的上身靠在自己身上。


 


王杰希仍旧毫无反应,好看的眸子轻轻阖着,穿着王不留行的制服好似一个陷入沉睡的精灵。


 


方士谦看着他颤抖着开口:“王杰希,我……我这是在救你,你可别怪我占你便宜……”


 


“你……你可千万要醒过来,治疗之神要……放大招了!”


 


方士谦深吸了口气:“不过我要说的话可没有在骗你,虽然你也听不见。”


 


“王杰希,我喜欢你。”


 


方士谦沉声说完后,倾身将自己的双唇覆上去,吻住了那毫无血色的唇瓣。


 


这个吻越来越深也越来越长,方士谦感觉自己的眼泪全都顺着鼻侧滑落在王杰希脸上,最后溜进嘴里,咸咸的。


 


眼前突然一片刺目的白光,方士谦感到一阵慌乱,什么都看不清,紧跟着意识也涣散起来。


 


“王杰希……!”


 


失去意识的最后一刻,方士谦拼命在脑海中大喊。


 


 


 


“方神?方神?”


 


聚光灯打在自己面前一片眩晕,方士谦只感觉无数的快门在自己眼前闪,恢复视觉的一瞬间只看见镜头和话筒簇拥在自己面前,还有许许多多或激动或期待的陌生面孔。


 


方士谦觉得仿佛灵魂突然回到了躯壳之中,握了握身侧的手发现可以控制,接下来的整整十秒他都呆呆地看着面前的晃动的镜头不发一语。


 


他现在正站在荣耀粉丝见面会的现场,穿着防风的cosplay服装,身边站着同样穿着王不留行服装的王杰希,好像也是一副状况外的样子。


 


“方神,说说看嘛!作为微草的副队,对队长王杰希让很多队友甚至感到头痛的打法有什么看法?”


 


记者的问题在这样一个见面会上显得有些尖锐,可能是趁着微草第六赛季与冠军失之交臂想从他这里挖出些什么劲爆的答复。


 


 


方士谦清了清嗓子,开口声线却还是有些发抖。


 


“我……王杰希!你尽管给我浪!”


 


方士谦咬了咬牙:




“我再奶不住你就让你骂一辈子!”


 


 


 


 


End




后记:


方士谦:“王杰希,你叫形策那群人把队徽换一下!”


王杰希:“???你有毛病吗?”


方士谦:“我不管我现在害怕荆棘!尤其是绿色的!”


王杰希:“……见鬼!不换!”




后来不了了之了。








——————————————


不是我在打字,是我家猫在打字。


我死了。


期末在向我挥手,再见大家。


第一次写这种东西,完全意识流了,不要脸求点儿评论……qwq



评论

热度(150)

  1. 11090706一棵芨芨草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