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090706

【方王】你是我的繁星(上)

温言L:

*总感觉杰希是这样的人,千言万语藏心间不言。他肩上的担子太重啦,总希望有人能帮他分担分担。
*胃病梗,士谦大大千里探妻(?)的故事
*肉麻又狗血
*也许柔软一点的杰西卡吧
*明天早上更下


“至少未来还有我,对吧杰希大神。”



王杰希觉得自己快要撑不住了。

高英杰把他从车里架出来,外面是正午的阳光,医院的玻璃把它们毫不保留的全部反射过来。他感觉眼前一片花白,所有东西都像蒙了一层雾一样,模糊不清。
他摇晃了一下,但没有倒下去。
高英杰扶紧他,慌张的问队长你没事吧?
分明男孩子说话的声音柔软,满满都是担忧,但是听在王杰希耳朵里就像轰雷,震得他脑袋疼痛。他闭着眼睛摇摇头,小声说没事。

胃疼是个该死的毛病,平时觉得没什么,一发作起来整个世界都晕乎乎的。
这个毛病他挺早以前就有了,倒不是说他的作息不规律,现在很多人从小就有胃病,身体问题。
最近战队里有很多事情要忙,除了训练比赛外,还是微草的一个“小转型期”,他要着力慢慢把队伍的重心从他转移到高英杰身上——毕竟他最后也是要退役的,这些事都要先安排好。

他真是当爹的,把孩子们的光明大路都打造好。只是终于把自己累出胃病来了。

早上处理公务的时候感觉到的不对劲,王队长也不是那种强撑着到吐血也不去医院的人。微草是有专车的,他本来想让哪个俱乐部人员送他来就好了,但是他贴心的孩子们执意不放心队长,于是高英杰和袁柏清亲自送他来医院。

一路上想吐吐不出,胃里又空又恶心,好像有手在拧一样。饶是王杰希这么坚忍的人也撑不住,连感动队员情深的精神都分不出来

B市的大医院挂号尤其难,哪怕你是电竞圈呼风唤雨的大佬,到这里一样人人平“等”。

小儿子高陪他坐在休息椅上,大儿子袁帮他去挂号。王杰希想以后真的不能这样,太折磨了,真能痛死人。
太不划算了,平时要担着爸爸带孩子的苦,生病还要忍着妈妈生孩子的痛。他是微草的队长,不是异能者啊。

微草在医院给队员提前办好了一些手续,其实看病相比起其他市民还是方便一点。坐了一会排上了号,医生做了简单诊断后说你这是急性胃炎啊,老毛病了吧,陈年旧疾厚积薄发啊。

王杰希觉得天旋地转的恶心,腹部和烧着了一样疼,哪有心思听你讲话。还好医生也没有多耽误,很快把他送进病房里挂了几瓶水。

药水的效果没那么显著,但可能是心理作用或终于躺下了休息了,王杰希感觉胃里灼烧的感觉稍稍被压了下去,人也有点昏昏沉沉起来。

高英杰和袁柏清在旁边低声商量了一会,袁柏清到床边小声问:“队长,要我给师傅打个电话吗?”

王杰希愣着反应了一下,虚弱的笑笑。
“不用了,小毛病。他那边也该晚上了。”他停顿一会“你俩也回去吧,别耽误训练了。英杰,队里的事你先安排一下,我不会住很久的。”

怎么总考虑别人啊。

两人看着自家脸色苍白,虚弱的不行的队长,心里是心疼也是敬佩。
王杰希看他们没动静,又催了一句:“快回去吧。”

看着两个人走出病房关上门,窗外是正午的阳光,从没拉紧的窗帘缝里射进来。
王杰希把没吊针的手臂覆在脸上,臂弯刚好遮住了眼睛。



他坐在飞机里,窗外是黑的寂寞的天空。
从美洲的土地返回故乡,隔着浩瀚的太平洋。时差倒转,从汪洋彼岸的黑夜,继续跌入汪洋此方的黑夜。
他想旁边的外国人有夜读的习惯。那人开着桌灯,暖黄色的光投下来,映在透明的窗户玻璃上,像是洒在外面的夜空中。
他能看见窗外的机翼,在飞行气流里上下扇动着,顶端亮着一点明亮的灯——像是夜空里的星星。
他出国前不巧生在“中国雾都”,早晚都是灰蒙蒙的,长这么大不说从来,却也几乎没有见过星星。所以他二十几岁的年龄,从电竞圈里退出来,就一心奔向了“夜里举头能望星”的美国,不惜跨越大洋大山。
都说吃着锅里的望着锅外的,他以前心心念念想着美国的好,真正去了之后再知道这想法的糟。他风尘仆仆却兴致勃勃的到那里时正好看见纽约的夜空——一样黑灰的阴郁,没有一颗星星。

他想起原来在国内的时候,有一颗他一只崇敬的星,叫灭绝星辰。是当时他们荣套电竞圈里最厉害的几大银武之一。一开始它的使用者是他最敬佩的队长,而后来传给了他的后辈,那个跟他有太多揪隔的男孩子。
王杰希。

他还清楚记得他的长相,记得他说话的味道,甚至记得最开始林杰把队长职位传给他时,他说:“就让我们都勉强一下自己,随他的心意,好吗?”

当时暴跳如雷的自己,居然成为了他的男朋友,真是不敢相信——可惜自己大概是全世界最不称职的男朋友了。

他刚刚当队长的时候自己就不服气,处处以前辈的身份压着他,很多时候看着这个小新人压力大的不行,自己还不安慰不鼓励,反冷嘲热讽说一些奚落的话。
他现在很后悔。如果他能回到那个时候,王杰希还是队里的“孩子”,他一定会认真的告诉他不要担心,未来可以一起走 。

微草的历任队长总是这么鞠躬尽瘁——用这个词来形容真的一点都不夸张。无论是林杰还是王杰希,总是这么竭尽全力的扛着站队向前不停的飞。

他原来就不知道林杰为何可以如此执着,现如今他却是愧疚又心疼的看着这种冲撞到头破血流的倔强再次出现在了新的小队长身上。

方士谦想起他的小队长第一次上场对战皇风的场景,骑着灭绝星辰,像个踪影难觅的魔术师。
可他现在却想,拥有一颗星星是多难的事。广阔的北京纽约的夜空都没能做到,而王杰希做到了。
他抱着他的星星,把所有的疲倦都埋在黑夜里。

坐在他旁边的人关掉了桌灯,他的世界一下就黑暗安静起来了,机舱陷入睡眠。
他把头靠在软垫上。这个软垫他用了很久,从他上从中国迁徙向美国的飞机开始,就把头枕在上面——这是王杰希送给他的。
当时他和王杰希刚刚确定关系。是兵荒马乱的一场告白。王杰希说:“前辈,在一起吧。”
他当时实在不知道,除了回答好,还能说什么。
但这个关系刚刚确立,他就走了,在微草比赛的前一天带着行李身份证护照,离开了中国。
他到机场的时候有一个微草的工作人员来给他送机,递给他一个软软的枕垫,说是队长送的。

他靠在那个枕垫上,没想到一用就是这么多年。为什么王杰希,他的小队长,小男朋友要送他这个呢?
他大概是想自己多回家,回家的时候疲倦,可以靠在上面睡。

机舱里安静的如同所有人都停止了呼吸,方士谦觉得自己能听到自己的心跳。窗外依然是黑的抹不开,惟有机翼的尾灯亮着,想天空中挂着的永不灭亡的星星,闪烁刺眼。
他此行为王杰希回来。

因为他终于觉得,他把他的星星丢在国内了,丢在微草了。

他现在一定要把他找回来。



王杰希一个人躺在昏暗的病房里。单人间,很安静,他以前少有这种经历,似乎能感受到药物是怎么一滴滴通过输液管和针头注入他的静脉里。
正午过,黄昏已近,天色渐渐暗下来,光不再具有强大的穿透力,被窗帘遮挡在外面,只有一条细缝里能看见橙黄色的光泄进来。
王杰希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越躺越累,心里沉沉的,像是有什么压在他的胸口上喘不过气来。

他感觉好孤单啊。
从他嘱咐高英杰回去继续训练以来,病房就安静下来,他躺在安静和黑暗里,觉得心里很孤独,甚至有点他不想承认的害怕。

疲倦感也袭面而来。
他就像一个不停往山上跑的孩子,一路上自己的队友们停下来休息说好累,只有他一个执着不歇的奔跑着,不在乎跌倒,不在乎树枝割破手臂,也不在乎干渴和饥饿。
终于最先跑到了山顶,俯瞰下面的万千景色和蜿蜒崎岖的上山路,真是美丽又坎坷啊。
但也终于感觉到累了。

男孩子在山顶坐下来,终于感觉到了手臂的疼痛和腿脚的酸涩,又渴又饿,他感到难受和寒冷。
可那又怎么样呢,山顶只有他一个人啊。



方士谦下飞机以后没有人来接他。
他这次回国没有任何预兆,也不想通告任何人,他就是专程回来看看他原来的小队长的。
他看着飞机楼里各种挂牌上写着的中文字,有点不熟悉,却又感觉亲切。

他几乎直奔主题,打了个车就往微草俱乐部去。北京的老司机喜欢唠嗑,一路上问他是不是去外国玩的。他一边答应着司机的话,一边看窗外霓虹闪烁——北京发展的很快,丝毫不逊色与纽约,想不起来人气还更多,街边的招牌闪着饱和过度的光,使他好像一下子回到了出国前。
“小伙子是出国读书的啊?”司机说“要多回来看看啊,北京这地儿才是家,亲人爱人都在这儿呐。”
方士谦信服的点点头:“我就是回来看我爱人的。”
司机摇摇头,说:“你们小年轻管这怎么说?异地恋吧?异国恋了这都!北京姑娘好啊,多关心人家啊,别把人家丢下了。”
方士谦笑侃:“老师傅你戳到我痛处了。”


他走进微草大门的时候,还是感叹这些年有太多变化。格局明显大了,不再是他当年那个名不见经传的小战队了。

还有一些老的工作人员认识他,见他后惊讶的说方神你回来了怎么都不说一声?他笑着和他们打招呼,看他们和新人们说这是原来微草的前辈大神。
他看看手表现在是下午五点了,应该还是他们训练的时间。
“能带我去训练室吗?”
方士谦去美国这几年,把一身谦谦君子的模样练出来,不像当时的玻璃心毛头小子,的确配得上前辈大神一称了。

在往训练室走的路上,他看着微草内部的陈设,还是感叹读书时那种“一毕业母校就装修”的感觉又回来了。当然,相比起曾经的战队,方士谦更想念一个人——他在美国有时候也看荣耀,看着王杰希带着微草大杀四方。他急着想看见他,他现在是什么模样呢?更高了?瘦了还是胖了?或者大小眼没那么明显了?
谁知道呢?如今了,他是什么模样,他就一定爱什么模样。


“方前辈?”
第一个看到方士谦的是高英杰。他是在方士谦退役后的那个赛季出道了,虽然没有和这位大神在赛场上并肩过,却在训练营的时候天天见,对昔日这位“治疗之神”很是熟悉。

方士谦看着高英杰也不觉得陌生,他也认识这个青涩的男孩子,当年就觉得他有潜力,现在果然也是队里的主力。

这里认识方士谦的可不少,高英杰一句方前辈出口,旁边就爆出来一句“师傅你回来啦!!”
袁柏清,“师承”方士谦,现接任他的职位和账号卡防风,做一个微草的好奶。

方士谦笑眯眯的,很不错,当年他那个毛头小徒弟现在也这么有底气了,看来是在微草混的不错。

这两个人开了头以后训练室里就此起彼伏的叫开了,方神方前辈还有套近乎叫方哥的,都是好听的少年音。
嗯?少年音,不对吧。

方士谦这才意识到哪里不对劲,环视一周后微微收敛了笑容问:“杰希呢?”

高英杰开始听到这个称呼愣了一下,毕竟现在不说微草,整个联盟里恐怕都只有冯主席这么叫他们队长了。有些反应不过来。
但等高英杰意识过来以后本来就腼腆羞赧的表情变得不安难堪,他看了一眼方士谦,咽了咽口水,极小声的说:“队长在医院……”

方士谦神色变得很快,他的声音一下就提高了,硬生生盖过了高英杰越来越小声的话:“他怎么了?为什么在医院?”

高英杰本来就很不安了,被方士谦这么一吓完全不敢说话了,用一种带着愧疚和不安的眼神望着他。
最后还是袁柏清出来解得围,虽然他也好久没见到师傅,没料到一见面居然就有开吵的迹象,他也挺害怕的。
“那个,队长上午胃病犯了,现在在医院挂水……”

方士谦原来就是队里“被宠坏的小公主”,当时林杰还是队长的时候就最会无理取闹。现在老练了,已经不无理了,但不依不饶的功夫不减当年。
“他的胃病怎么还没好?很严重?有谁在医院陪他吗?”

这下袁柏清也怂了,低声下气的小声说:“没有……他让大家先回来……”

方士谦感觉自己气的提了一口气,感觉心被一揪,好多情绪里一定有一股无名之火。他感觉他挺久没发脾气了,但现在真是没好气——他千里迢迢回来看他的小队长,想着要是他瘦了一点自己都会心疼,可现在他们告诉他他家小队长胃病犯了在医院挂水,还没有人陪?!

他觉得自己急躁起来:“哪家医院?”
“第一医院,离这挺近的……”

他往外走:“我去照顾他。”一边还小声嘟囔着“你们这群小没良心的,不能把他交给你们……”


双核。

昏昏沉沉间王杰希感觉胃又痛起来,好像刀在软肉上搅动。酸溺的味道从胃里通过食道涌上来,满到喉咙口。他下意识的抿嘴。这种痛还是可以忍的,就是咽喉里的感觉太过涩,好像一张口就会吐出来。
神经被刺激的难以入睡,王杰希决定想点什么东西转移自己的注意力。
当时他是非常迷糊的,脑子里却第一时间出现了双核这个词。这时候他尤其乖巧的遵循了第一反应,根本没有精力去纠结这个问题是不是好,是不是值得他加以思考。

联盟最火的词语和核心思想——双核时代。
究竟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呢?可能是第二赛季的繁花血景,第四赛季的剑与诅咒,或是更早。
有一队双核的队伍,是多人眼球的。无论是从技术层面还是娱乐经营方面,原来的嘉世,百花;现在的蓝雨,虚空,还有不是配合胜似配合的霸图。

王杰希也偶尔逛逛荣耀的帖子,五花八门,但他知道现在很多人把双核两个人配合中的“一对”衍生成了感情中的“一对”。他知道身边这些双核们的确很多从游戏里打到现实中来的。
像黄金一代的喻黄,称得上配合宗师的双花,等等。他乐得看他们在一起,也真心祝福,毕竟对他们来说,没有人会更了解彼此了,不是吗。



但他自己形单影只呀。

他迷迷糊糊的脑子里却清晰的浮现出他第一次上场打比赛,很镇定,所有新人该有的紧张都藏在心底。
他一挑二台下大呼魔术师魔术师。自此这就成了他的称号,可是他的队伍却没办法像他一样变幻莫测。微草跟不上他的节奏,没有人追上来和他一起飞一起打个漂亮的双核。
所以这么多年的职业生涯,他一直压着自己的能力去配合自己的队伍,飞在最前面,怕落下又怕太快。

为什么…
有时候孤单却不知道为什么。
生病的人没有那么严密的逻辑,平时压着抑着的感情一下爆发出来,淹没他了。
王杰希心里突然酸的不行,他想到方世谦了,那个不服他摆他脸色的幼稚前辈。他想职业选手的群里,人们总戏称喻黄双花秀的一首好恩爱。可他和爱人分居太平洋两岸,往往他发一条消息,对方很久过后才回他——也许是忙,也许是时差。
王杰希一向不是个会暧昧撒娇的人,他找他的时候的确是有事,但是往往方士谦回复他的时候,他的事情都已经解决了。

他耍小性子就一次,是自己生日那天。他没向任何人说,但他心里希望即便在太平洋那边,他的爱人也能发一条生日快乐给他。
但他等到晚上十一点也没等到。他不是那种会为了一条短信通宵红着眼等的人,于是他睡觉了,明天还有训练。
第二天中午的十一点,他才终于收到了一条来自方士谦短信
“王队长生日快乐!”

嗯,果然是时差,他还是记得我的生日的。

但是如果他真的在乎,以他治疗之神的聪明头脑,难道真的会忘了计算这几个小时吗。

王杰希觉得自己像一只深海的鲸,被埋没在几千米的海底,困难的呼吸。病人脆弱的像是琉璃的人偶,他很多年没有过的委屈海浪一样涌出来。而他匿在深沉得黑暗的海洋里,除了自己,什么都感受不到。
意识开始破碎迷糊。

海面处好像有光射入,自己上方的几千米好像有浪在喧嚣。大约是门口有人在喧嚣吵闹,说话声和医院的白灯光泄进来。

深海寂静。

TBC

评论

热度(215)

  1. 11090706温言L 转载了此文字